(二)

李定国是个又高又壮的男人,範彩云虽说在女人中也算得上是高个子,与李

定国相比,却还是显得瘦小得多。李定国往上一扑,粗壮的臂膀一下子搂住範彩

云,一下子便把她仰面朝天压倒在榻上。

範彩云被紧紧压住,那男人像座山一样使她无法挣扎,他那又宽又厚的胸膛

紧紧挤压着她的乳峰,一条大腿正好压着她的耻骨,使她惊恐异常。但她是个坚

强的女人,决不肯流露出一丝恐惧,所以紧闭着嘴,不让自己喊叫。

她知道自己只是个女人,充其量只是个学了几手花拳绣腿的女子,又被反捆

着双手,在这个强壮而又掌握着自己生杀大权的男人面前,她是根本无法摆脱受

辱的命运的,但又不甘心便这样失去了女人最宝贵的东西,于是便用尽全力支撑

着,不肯轻易被人家占了身子去。

可惜与他相比她太弱了,尽管她胀红了脸,嗓子里发出低沉的吭哧声,身子

却无法动摇分毫,只有两条伸在塌外的丰腴长腿胡乱蹬踢着,无助地在空气中乱

舞。

她的头发被抓住,被迫仰着头,嘴唇被男人狂吻;男人的身子摇动着,用他

的胸膛用力揉搓着她的乳房;然后另一只男人的手抓住了她舞动着的一条大腿,

并顺着大腿的后部滑到了屁股上。

男人的手用力抓握着,女人浑圆的屁股在他的抓握中不停变换着形状。她用

尽全力挣扎着,抓住自己屁股的手指离屁眼儿只有不足一寸的距离,她的心狂跳

着。

男人开始进一步扩大攻击的範围,她感到那条压住自己耻骨的腿强行插进了

自己的两腿之间,并且向上一抬,紧紧压住了自己的私处,一股奇妙的感觉一下

子从会阴涌上头脑,她感到自己的阴道中涌出了一股热流。

她被男人抱起来,往上一扔,整个儿人完全落在塌上,没等她作任何反抗的

动作,他已经再次扑了上来。这一次他不是用身子压住她,而是一只手抓住头发

固定住她的头,并且仍然用嘴压住她的嘴,另一只手则从她的两腿间伸了进去。

她感到男人的手隔着亵裤抠摸着她的私处和肛门,她羞耻地扭动着自己的身子,

却毫无作用,男人已经感觉到了她流出的液体。

那张亲吻她的嘴从她的下巴滑了下去,叼住了她胸前纱衫的纽子,慢慢把它

咬开,然后向下继续咬开第二个、第三个纽子……

男人吻上她的肩膀,此时她的肩膀上已经没有了任何遮盖,他吻着,舔着,

慢慢靠近她肚兜儿的边缘。她绝望地闭上眼睛,男人抠摸阴部的手抽了出去,重

新换上一条大腿压住她的耻骨,而那只手则强行从腰际伸入她的身下,解开了肚

兜儿的带子。

男人用嘴叼起肚兜儿,从她的胸前扯下去,然后他把鼻子顶住她的胸骨,仔

细地嗅着,用舌头舔着,然后滑上肉峰,把她的乳头含在嘴里,轻轻的吸吮。

她感到自己快完蛋了,男人用脚蹬掉了自己的鞋袜,然后解开亵裤的腰带,

慢慢扒下去,骨盆一点儿一点儿地逐步暴露在空气中。

她完全赤裸了,而他也开始解除自己身上的衣服。

範彩云被赤裸裸的男人用双臂控制住了赤裸裸的身体,李定国一边用胸膛亵

弄着她的乳房,一边说着:“怎么样?是要老老实实作我的小老婆,还是让我玩

儿够了再剐了你,你现在还有机会。”

她没有说话,紧闭双唇,一边仍然努力地挣扎着,一边坚决地摇了摇头!

“那便怪不得本将军了。”李定国用双腿挤开了範彩云的双腿,把自己的下

体靠近她的下体,那男性的命根子像铁棒一样挺立着,在她两腿间寻找着破绽。

她感到那东西一次又一次地掠过她的肛门和阴户,每当这时,她便拚了命地

扭动,使自己摆脱他的侵犯,而那男人则一次又一次地不住搔扰着她的宝藏。

李定国是故意要让她感到恐惧和更强烈的羞辱,当他感到达到目的了,便把

沉重的躯体伏下来,再次压住了她的躯干,她感到自己的骨盆再也不能完成她希

望的扭动,而男人的巨物则准确地顶在她的洞门外,慢慢向里挤了进来。

範彩云用尽吃奶的气力,绝望地吭吭着,两腿在塌上用力蹬了四、五下,无

法阻止对方的行动,她每蹬一下,他便挤进一寸。

範彩云终于被这个男人进入了身体。她感到他是那么粗大,那么坚硬,毫无

怜香惜玉之心。她被他一次又一次地冲刺着,男人的耻骨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她

的阴蒂。她咬着牙,紧闭着眼睛,把眼泪强行咽入肚子里不让它们流出来。

他像狂风暴雨一样摧残着她的身体和神经,使她像台风中的小船一样,无法

控制自己,开始发出了一阵阵痛苦的哼叫,那是一种拌和了痛苦、耻辱、绝望、

压抑和快感的呻吟,稀薄的液体随着他的每一次抽出而从她的阴户中涌出来,流

过她的肛门滴落到榻上。

他开始了最后的冲刺,狂暴的他快得像是连珠发射的弩箭,使她的哼叫连成

了一声长长的“嗯”声,两条本来不甘地在塌上蹬动的腿伸得直直的,脚弓绷得

紧紧的,等待着他把男人所能给她的最大耻辱划上一个暂时的句号。

李定国终于到达了自己的顶峰。他把右手重新伸下去抓住範彩云的屁股,用

耻骨顶紧她的下体,巨大的阳具深深插在範彩云的阴户中狂跳起来,热乎乎的粘

液箭一样射在她的子宫口上,她的阴道被刺激得强烈地收缩了起来,把他紧紧裹

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