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发泄完了的李定国从她的身上下来,坐在她的旁边。她不再挣扎,平静地躺

着,眼睛看着墙壁,脸上满是羞耻与愤恨。

“臭娘儿们,老子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降是不降?”

“哼!”

“好好好,你有种,老子成全你。不过在杀你之前,老子还要叫你千人骑,

万人跨,死都没脸见人!”

李定国一边咬牙切齿地说着,一边拨弄着範彩云胸前那两个坚挺的半球:

“他妈的,想不到你这臭娘儿们的肉皮儿竟然这样好,决不可以糟塌了。”

範彩云的美貌果然不是吹出来的,李定国把她的每一寸皮肤都仔细翻弄过,

连两股、大腿根甚至阴唇的里面都翻开看了,却找不到一点儿斑啊疤的,李宝国

不由暗自称奇。範彩云失了身子,已经没有什么可怕的了,任他翻来覆去地翻弄

查看,再不反抗。

省城的人终于有机会一睹这个传奇般的女人的真面目,当骑在木驴上的範彩

云一出现在大街上,男人们立刻便被折服了,他们几曾见过这样完美的肉体,那

雪白的肌肤,饱满的双乳,浑圆的雪臀和点缀于这如玉雪肤上的两点朱红和一丛

墨色,使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几乎失了理智,竟然跪下来高呼:“李将军饶她一命

吧!”

李将军当然不是不想饶她一命,可惜她不肯合作,他也决不会同意把一颗定

时炸弹留在人世间。

对于範彩云并没有作过多的捆绑,只是反拴了两手,再把脚腕捆在木驴上而

已,不过她也跑不掉,因为捆绑她的绳子是天蚕丝所制,坚韧无比。

法场在省城中最大的闹市口上,立了一根木桩,木桩前顶着放了一张行刑的

长凳。那长凳上没有凳面,而是一条一寸厚立放的木板,四条凳腿呈两个“A”

字形,骑在木驴上的範彩云一看,想到那长凳一骑坐上去,立放的木板紧紧顶住

自己女人的阴部,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疼痛,不由得把李定国十八代祖宗都给从

坟墓里刨出来骂了个痛快。

李定国坐在太师椅上,听着她骂,全不理会,叫军卒:“将那叛首範氏押上

台来绑了!”

几个军卒解开範彩云脚上的绳子,叉着夹肢窝往上一抬,从那条又粗又长的

木橛子上拔下来,一股淫水“哗啦”一下子流出来。

“好!”四下里齐声喝彩。

範彩云是个“宁被打死,不被吓死”的人,就是死,也要咬对方一口,所以

她一边被两个兵丁架着往那木桩前走,一边不住扭动着肥白的大光屁股挣扎,嘴

里把李定国的祖宗从今及古,一辈儿一辈儿地骂个了遍。

他们把她架到那长凳前,将她推上长凳。原来那木板的上缘离开她的阴部还

有一段距离,只要她站着,便不会被压疼。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对方搞错了,也不

知该不该暗自庆幸。他们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把她的两只玉足分开,将脚

腕紧紧捆在两条凳腿上。

接着,他们把她反剪的双手解开,把她的身子向前按伏下去,她这才明白那

凳子的真正用法,原来是让她趴在那块木板上。她拚命蹬直双腿,扭动着身子不

肯倒下,可惜人家的力气比她大得多,到底把她按倒了。

她只感到自己的胸骨和耻骨压在那木板上硌得生疼。等兵丁们把她的双手放

在另两只凳腿的两侧捆好,她才发现那里早就钉着两个木块,用手撑住那木块,

恰好可以把上身从那木板上抬高半寸左右,原来人家早就算计好了。

範彩云就那样趴在木凳上,为了不让自己的胸部和私处被那木板硌疼,她只

能尽量伸直双臂和双腿,这样一来,她的屁股便恰好翘得高高的,小小的菊门和

私处便从分开的两腿后面清清楚楚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又有兵丁把她的头发

用绳子缠了几道扎紧,然后吊在那根木桩的顶上,迫使她仰着头,只能看着那根

木桩子,任人宰割。

李定国站起身来,走到範彩云的身边,用手轻轻从她的肩头抚摸着屁股,又

仔细翻弄着她的生殖器,然后说:“你若是现在肯降,老子有好生之德,给你留

下一条狗命。”

“呸!姓李的,老娘死也不降!”

“好!再退一步,你要说现在承认错了,向老子求饶,老子便赏你个痛快

的。”

“你死了这条心吧,老娘做事一向敢做敢当,从不言悔,任你扒皮抽筋,剔

肉刳骨,火烧油煎,老娘受着。”

“嘿!好好好!你厉害,你狠,老子看你能硬过老子的刀去!老子就给你来

个扒皮抽筋!来呀!”

“在!”

“好生侍候着,叫她好生受着,千万别死早了!”

“得令!”

说声得令,两个兵丁便来到近前,先掐住两腮,给她嘴里硬塞了一根木头雕

成的大鸡巴。又取了两条齐眉棍,一个兵丁站在那範彩云的身边,双手扒开她的

屁股蛋子,让她的屁眼儿充分暴露出来,另一个兵丁则将一条齐眉棍给她捅了进

去;又扒开她的两片阴唇,将第二条齐眉棍给她捅进阴户。

这齐眉棍是刚学武的武童用的那种,也是用白腊杆制成,虽然长度与一般齐

眉棍相当,却是一头粗一头细,粗的一端直径约一寸,另一头则半寸左右。两条

棍的粗头塞在蕩彩云那最不堪的所在,细头则长长的拖在地上,看着让人受着惨

不忍睹。而那木棍借着重力在蕩彩云的洞洞里崴着,也使她自己感到七分难过,

十二分的耻辱。

办完了这件事,两个兵丁每人取了一把牛耳尖刀来,一边一个站在範彩云的

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