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容——江城市的市委书记,58岁。

  19岁就在江城市的市委当司机,当时天天给市长开车,三年以后市长到省
委任秘书长,临走的时候给他提升到了市委组织部任副部长。

  张容勤奋好学,自己自学了大学课程,加上脑子灵活,胆大心细,甚是得领
导的欢心。

  80年代初当年的老领导升任省委副书记,张容更是如鱼得水,不出一年就
成爲了江城的市长兼市委副书记,由于张容的学曆高,胆量大,做事有魄力,几
年工夫把江城市搞的风风火火,经济实力居全省三甲,加上和上头的关系,到了
90年代初就顺理成章的成爲了江城市的市委书记兼市长。

  由于在江城市的势力已经根深蒂固,所以张容也没有想往上爬,他很乐意作
个小城市的皇帝!!

  张容是一个官场上的高手,妻子刘兰也是一个生意场上的女强人。在80年
代张容刚刚是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时,刘兰就开始了自己的商业王朝的建立。

  她把江城市的第一制衣厂通过各种渠道承包了下来,自己的精明加上老公的
关系,是自己的制衣厂在10年时间里成爲了全国最大的制作工作服的企业。

  90年代初胆大精明的她通过和USA的合作又开始生産纯棉出口服装,短
短的5年时间是自己的资産竟然达到了数以亿记,成爲全国有名的女企业家。

  强将手下无弱兵。他们的孩子们也个个精明强干。大女儿张云是江城市的国
税局局长,38岁,是江城市有名的美女局长,她可不是靠他爸爸的关系才当上
这个局长的,当初张容还不允许家里人参政,可是张云是清华大学的高才生,本
来北京方面是要她在北京工作,可是她却说什麽也要回家乡,省委的领导就只好
把这样一个人才安排在了国税局,经过几年的工作,顺理成章的成爲了局长。

  二女儿张雨,34岁,自己经营一家商场,这是市中心繁华地段的最大的一
家商场,每年手的租金就有几百万,自己倒也落得清閑。

  三女儿张霜,32岁,是江城市人寿保险公司的经理,每天办公室里处理一
些大小事务,也是养尊处优。

  四女儿张雪,30岁,江城市最大一家美容院——梦美人就是张雪的财産,
据说每年的利润都在百万左右。

  张容没有儿子,这也是张容唯一的遗憾。可是张容的四个女儿,并称江城四
公主——美丽,财富,精明是她们的代名词!!!这也让张容足以慰怀。

  这一天,张云来到市委找张容,到了办公室敲敲门,“请进。”

  张云推门进去,只见一张豪华的办公桌后坐着一位精神焕发的中年人,大概
有1米80的个头,面容俊朗,没有一丝皱纹。这就是江城市的皇帝张容。

  “老爸!”张云亲切的喊了一声。

  “哈哈,今天怎麽有时间来看爸爸了?!”张容亲切的看着女儿,1米70
的个子,飘逸的长发,丰满的身材,皎好的面容。

  “老爸,人家哪一天不想着你,只是工作忙吗!”张云撒娇的说,“这不,
一有时间我就上来看你来了。”边说边向张容走过去。

  “想我?!想我什麽啊……是不是和李军(张云的老公)玩得都把家里忘了
啊!”张容边说边拿起电话,“吴秘书,我有点累了,要休息一下,任何人不要
打扰我!”说完就站起身来推开身后的房门,“小云啊,把办公室的门锁上。”

  “干什麽啊,老爸,人家可是来看看就走的啊!”边说边去把门锁好。

  “是啊,看看就走,可是你还没看全啊!哈哈……”说着就进了办公室后面
的休息室。

  休息室是一个100多平方的大屋子,里面应有尽有。这时,张云也走了进
来,“老爸,都快60岁的人了,怎麽还是这麽精力旺盛!”

  “你来找老爸不是想老爸的鸡巴吗?怎麽样这几天老爸没有操你有没有想老
爸啊。”张容一边说一边把手伸向张云的衣服里,“噢?奶罩都没戴,真是个骚
女儿。”

  “老爸,人家不是想你吗,这几天人家都没有时间让老爸操,人家想死老爸
了,这不是爲了老爸方便吗!”说着把张容的腰带解开,脱下张容的裤子,用手
隔着内裤摸着张容的鸡巴,“老爸,是不是想女儿了,鸡巴已经这麽硬了。”

  “看到我的女儿鸡巴就硬了,还不给老爸消消火。”说着坐到了那张能容纳
10人左右的大床上。

  张云脱光自己的衣服,晃着自己那38C的大奶子,走到了张容的面前,脱
下张容的内裤,一条8寸多长,3寸多粗的大鸡巴狰狞的跳了出来。

  “老爸,几天不见,你的鸡巴怎麽好象又大了,是不是小雪那小骚货给你操
的,我就知道,妈妈只要不在家,她的小逼还能让你的鸡巴閑着!”说完就把鸡
巴一口含进嘴里。

  “你不回家,小我当然要和小雪操了,不然你想让你爸爸憋死啊。对……再
深一点……还是小云的功夫好啊。”

  “老爸,你也给人家舔舔吗,人家小逼都想你想的痒死了。”说着就把身体
转了过来,形成了“69”式。

  “好啊,我也看看小云的骚逼这几天被人操成了什麽样子了。”说完含住阴
核就是一阵猛吸,“啊……啊……老爸……救命啊……不行了……啊啊啊……”
原来张云就怕被人含着阴核吸,这是她最敏感的地方。

  “老爸,女儿不行了。你快用你的大鸡巴操我吧,我不想让你用嘴就把我给
操高潮了……”张云原来被人含住阴核后,一会就会高潮。

  “啊……老爸…不行了……来了……”张容可不管,还是在用力的吸,舔。

  终于,在张容猛烈的攻势下,张云浑身乱颤,“啊……”的一声尖叫瘫在了
张容的身上。

  “哈哈,骚逼还是那麽敏感啊,怎麽,不行,老爸还没过瘾呢。”说着又一
口咬住张云的阴核。

  “啊……老爸……不……不要……我让你操……啊……”

  “哈哈,就是啊,我说我还没过瘾吗,不过今天我要多玩一会,来,小云,
趴在床上。”

  “老爸,人家的小逼让你吸的好痒啊,你就行行好,先操女儿一次吧。”张
云双手用力揉着奶子,趴在床上晃着大大的屁股说。

  “好啊,我就来操操女儿的骚逼,你这个国税局长象一条母狗似的摇着屁股
让人操,你不觉得丢人?”

  “我是老爸的母狗……老爸……快啊……”

  “快作什麽啊?”

  “快来操你的女儿母狗啊……”

  “操哪里啊?”

  “操女儿的骚逼啊……”

  “用什麽操啊?”

  “用老爸你的大鸡巴操女儿的小骚逼啊!老爸,快啊!”

  “哈哈,果然是骚逼女儿。”话音未落,大鸡吧直操到底,浅出深入。

  “啊……”张云一声高叫:“老爸……好爽啊……你真的是我最爱的大鸡吧
啊……把女儿操死吧……啊………骚逼太爽了……我要让老爸的大鸡吧操一辈子
啊……”

  “哈哈,我操你一辈子,你妈怎麽办啊!”

  “我妈让李军他们操……你就操我自己……啊……”

  “李军还少操你妈了,那天从你们那里回来在家里躺了3天逼才消肿,听小
雪说被3个女婿操了一夜。”

  “我妈那是自找的,本来就是李军自己,可是她说人少不过瘾,非要让张雨
两口子和张霜两口子也来,结果来了以后张雨和张霜的老公都让他一个人占了,
害得我们还要让小雪把她的那一套德国进口的假鸡吧拿来自己操。”

  “噢?这你妈可没有说,你给我说说。”
            (二)

***********************************
  兄弟初次发文,请各位老大多提意见!

  文章是一个长篇,所以情节会乱一些,请原谅!

  有的大大提出要多写官场的女人,那是一定的,但是一定要循序渐进,后文
就会是这样的,现在只是在介绍人物和他(她)们之间的关系的阶段,请朋友们
耐心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