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如歌的爱

  他斜依在小娟的床头,看着熟睡中的妹妹,眼前,却还闪动着妈妈方才的风

情。

  慢慢的妈妈的脸庞与妹妹的娇容融合在了一起。

  他发觉妹妹确实很像妈妈。

  本来吗,她们是亲生的母女,妈妈是个美人,女儿也不会差到那里去。

  只不过妹妹的脸比妈妈瘦削一点,没有妈妈丰满。

  但那弯弯的柳眉,笔直的鼻梁简直就是跟妈妈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而自己虽然脸型继承了爸爸棱角分明的特色,但五官也一样的像妈妈,尤其

是小时候更像。

  记得那时亲戚邻居见了妈妈和自己都说:“儿子像娘,金子打墙。”

  妹妹是自己从小就最疼爱惯的。

  从拖鼻涕的时候起,自己就是妹妹的保护者。

  弄堂里、学校里不止一次的爲保护妹妹而跟别的小孩打架。

  今天的所爲可以说是一次更大的翻版。

  不过面对过死亡,他在回家的路上就开始有了妈妈刚才的想法:人生这麽脆

弱,自己是不是能一直保护着心爱的妹妹呢?

  是快点把妹妹推给她未来的丈夫──一个现在谁都不知道的到底会怎样的陌

生人去保护,还是自己永远的保护下去?

  妹妹如此的想委身于自己,自己再拒绝下去,是不是也是一种伤害?

  还是一种保护?

  保护一个幼稚的恋兄的妹妹,保护妹妹直到未来一个遥不可知的时候,推给

一个谁都不知道他会不会一直爱护妹妹的陌生男人,来取得妹妹的贞操和一生?

  当时他就想那不如自己来一生守护着心爱的柔弱的小妹妹。

  回来看到妹妹对自己的依恋,看到自己家人的关心,回头再想想,确实也只

有自己的血肉相连的亲人,才会永远爱护自己的亲人。

  虽说跟血肉相连的亲人,发生性的关系,是那麽的惊世骇俗,但确实在这个

自成天地的石库门世界里,在这个彼此漠不关心的冷酷的商业社会中,我们自己

相爱又关别人什麽事?

  只要我们关好自己的石库门,不要让那些喜欢揭人隐私的长舌妇、长舌男来

打听传播,那还怕什麽?

  “阿哥,你在啊。”

  小娟娇慵的声音打断了小川的沈思。

  他低头看看妹妹。

  妹妹水汪汪的大眼正饱含情意的看着自己的哥哥。

  “哎,小娟,你再睡一会。阿哥陪着你。姆妈小菜烧好端上来时我再叫你。

  小川爱怜的抚摸着妹妹的脸。

  小娟握住了哥哥的手,亲吻着哥哥的掌心:“阿哥,你真好。今天没有你,

我就真要去西宝兴路(西宝兴路过去是上海火葬场的所在,上海人用去西宝兴路

代表死亡)了。”

  “傻姑娘,你这麽年轻怎麽会翘辫子(翘辫子──死)呢。再说阿哥不保护

你,谁保护你呢?”

  小娟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她强抑着不让自己的泪水夺眶而出,但仍然抑制

不住自己的颤动的声音:“阿哥,我不晓得自己有多麽的矛盾。有时候我真想死

!但今天真的要死了,我又多麽盼着你来救我。我一面逃,一面在心里不停的叫

:哥哥快来,哥哥救救我。阿哥你就像真的听到我的呼救一样的来了。阿哥,你

不晓得那一瞬间我有多高兴……”

  小川打断了妹妹对那段惊险片段的回忆。

  他怕再次引起妹妹的可怕的回忆:“小妹,不要再想了。阿哥天生是应该保

护妹妹的。哎,你说你有时想死?爲什麽呢?是不是阿哥对不起你?”

  小娟把哥哥的大手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脸上,幽幽的回答:“阿哥,一点不怪

你。是我自己不好!我一直想做哥哥的爱人,想死了。不过阿哥拒绝我也是对的

。我们毕竟是亲兄妹。有时候我很恨自己,爲什麽是哥哥的亲妹妹,而不是妈妈

领来的、抱来的女儿,或者是哥哥的表姐妹。那样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和哥哥谈

恋爱,做情人了。有时候我真恨自己,爲什麽要爱上自己的亲哥哥,爲什麽这麽

变态,害了自己还要害亲哥哥跟我一起犯……犯……乱伦……的罪名。”

  说到这里,她再也止不住泪水喷涌而出。

  小川温柔的扶起妹妹。

  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小娟,好阿妹。哥哥真的很感谢你,谢谢你这麽信

任阿哥,喜欢阿哥,爱阿哥。阿哥也犹豫过,是不是应该发展我们一家人之间不

同别人家那样的感情。所以对不起,前一段时间阿哥一直回避你。阿哥心里也在

流血!”

  小娟紧紧把脸埋在哥哥的胸口:“对不起!哥哥。是我害了你。”

  “不光是你。”

  小川苦笑着说。

  “我知道。还有妈妈。”

  小娟噗嗤一笑,尽管脸上还挂着泪水,笑容却是那麽的灿烂,“妈妈和我一

样,爱死你这个混世魔王了。不过很奇怪,我一点也不嫉妒妈妈。在学校里我可

是老师一夸别人,我就嫉妒得要死的人。”

  “这大概就是家人间的爱情的魔力吧!我们都是血肉相连的一家人,我们之

间的感情是建立在牢不可破的血缘关系上的,所以才会有更坚实的基础,更宽容

的胸怀来容纳一切。”

  小娟用手环抱着哥哥,仰起脸看着哥哥:“阿哥,你今天的话好奇怪啊。”

  小川抚摸着妹妹清秀可人的小脸,微笑着:“有什麽奇怪的?阿哥还是阿哥

啊?!”

  小娟张大她充满了希冀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心爱的哥哥,一字一句的

问道:“阿哥,你能容纳我吗?”

  “阿哥的心里一直有着阿妹你!”

  小川盯着妹妹的眼睛也一字一句的回答。

  “妹妹,还是爱人?”

  小娟很紧张。

  小川笑了。

  他低下头,清晰的在妹妹的耳边说道:“都是!是妹妹,也是情人。只要你

愿意。愿意吗?妹妹。”

  小娟的眼泪忍不住又夺眶而出,连声道:“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

  听着妹妹的表白,小川浑身发烫,脑子里浑浑沌沌像煮开了一锅粥,再也不

去想怀里的美人是自己血肉相连的亲妹妹,自自然然地他把左掌盖上了小娟的胸

口──那饱含生命泉源的柔软与丰实的所在,让那一对孪生的宝贝在自己火热的

手掌下急速起伏。

  他的双唇也贴上了小娟火热的嘴唇。

  小娟热烈但生疏的回应着,任哥哥勾出她的处女的嫩舌肆意的吮吸。

  她双眼紧闭起来,尽情的让哥哥享受他血肉相牵的妹妹的爱的果实!

  小娟环着哥哥的手渐渐放松,身子微微颤抖,嗯了一声。

  小川松了口,手掌仍轻轻握着。

  张开眼,小娟亮晶晶的大眼正一瞬也不瞬地瞅着小川,眼中有股烧得人心慌

的火焰,幽幽轻歎了一声,她缓缓擡起左手,移向右肩,把背心的肩带褪到手臂

上。

  “终于开始了,这甜蜜刺激的乱伦的爱之旅!”

  小川脑里嗡嗡乱响,心砰砰地像要从胸腔里跳出来。

  小娟闭上眼,垂下手,身子像是突然软了下去,小川急忙搀着她。

  她揽着哥哥的脖子,偎倒在哥哥的怀里。

  小川跪在床上,把妹妹放倒在雪白的床单上。

  她睁开眼,沖哥哥一笑,满脸绯红地张开双臂。

  小川俯身下去,侧躺在妹妹的身旁,手竟有些抖,紧张得像初尝禁果的少男

  捧着妹妹的手,小川的唇落在妹妹的手背上,缓缓地,顺着手臂,爬上她业

已裸露的,浑圆光润柔若无骨的肩头。

  小娟笑吟吟但略显紧张地看着哥哥,左手抚着哥哥的肩膀与头发。

  小川向妹妹的鬓脚吻去,舌尖轻巧地点着她的耳垂,右手偷偷从她的腰侧爬

上胸前。

  小娟双眼紧闭,睫毛轻颤,双唇微张,身体仿佛不安似地蠕动,时而交互地

曲起又伸直光裸的长腿。

  小川的唇滑向妹妹的颈子,手指极轻极缓地按摩着。

  小娟深吸一口气,微张的唇开始不可抑制地轻颤。

  小川把脸埋在妹妹的胸口,隔着薄薄背心,轻吻那隆起的饱满。

  小娟发出嗯嗯的声音,双手把哥哥的头轻压在泛起红潮的胸前。

  小川的玉茎早胀得难受。

  可是,妹妹的激情让小川感同身受,满心疼惜。

  只觉得,就算舍命来取悦她,也是心甘情愿。

  小川让舌尖轻轻滑向妹妹的腹部,所经之处,引起阵阵微波。

  小娟紧紧抓住哥哥的手,内衣下的小腹,时而抽紧,时而放松,沈重的鼻息

,清晰可闻。

  小川挣脱妹妹的手,手掌在她腰间巡梭。

  然后他坐起来捧起小娟的脚,用脸颊、下颌抚摩她脚背、脚趾与脚掌。

  当他回头向妹妹望去,只见她通红的脸上,漾满温暖笑意。

  把脸颊贴上高举的小腿,小川把唇落在妹妹的脚踝上,渐渐移向脚背,亲吻

她的脚趾。

  小娟头向后仰把背弓了胸膛高高拱起,两手摊在身旁,双拳纂着蹙了眉紧闭

双眼,微露的一排贝齿咬着下唇,那模样看得小川心痒痒地直疼妹妹。

  他放下妹妹的脚,与她并头躺下:“小娟,妹妹,你準备好把自己的身体交

给哥哥我吗?”

  满脸通红的小娟慵懒地偏过头来,坚决的点了点头,眼光热得像会烫人。

  小川凑过头,轻咬妹妹的下唇。

  小娟却重重地咬了哥哥一口。

  小川知妹妹已到了临界点。

  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心噗通噗通地擂着鼓,小川终于把手由褪下的肩带边伸入小娟的背心。

  小娟“嗯”地哼了一声坐了起来,向哥哥羞涩的嫣然一笑。

  小川从未见过女子这一笑中能包含这许多柔情、羞涩与万千妩媚,又看着妹

妹发起愣来,竟忘了脱掉妹妹的背心。

  小娟像伸懒腰般地举高了双臂,脸上的羞意加深了几分。

  小川慌忙伸手,将小娟的背心一下从头上脱了下去。

  跃入他眼前是那恰恰一握、浑圆秀丽的一对秀乳。

  真正是增一分太妖娆,减一分尚青涩。

  小娟嘤咛一声,两手遮住了脸。

  小川万般爱怜地揽住她,轻轻放倒在床上。

  小娟依然遮着脸,手肘半掩着胸。

  小川吻了一下妹妹的樱唇,轻轻拨开她的手肘,寻上了小娟胸前。

  初触妹妹的蓓蕾时,他的双唇与舌尖如遭短暂电击似的轻微麻庳流窜全身,

脑中一片昏眩与震动。

  小娟挺起胸迎向小川,颤栗的肌肤上泛起无数细小疙瘩。

  小川轻缓地向峰顶的花蕊呵气,又让唇瓣舌尖时急时徐地拂遍小娟秀丽的生

之果实与花环。

  在小娟颤栗急促的呼吸里,小川极力控制着心理与生理上要爆裂般的兴奋,

对能带给妹妹任何欢愉都由衷感到极度的喜悦。

  小娟喉间开始唔唔发出声音,身体挣扎扭动,不时轻揪哥哥的头发,扯哥哥

的衣服。

  小川坐起身子,近乎粗鲁地拉扯小娟短裤的下半截。

  她嗯地一声,夹紧双腿,接着又缓缓松了开来,微微地擡高身子。

  小川将妹妹的内裤褪至腿上,弯下腰手抚着她的腿。

  他的唇落在妹妹光裸平滑的小腹上。

  小娟突地一震。

  小川向妹妹望去,微微一笑。

  小娟“嘤”地一声,才放下的双手飞快地又遮住绯红的脸。

  小川伏下身,把脸贴在小娟小腹上,一边轻轻暖暖地嘘气,一边用脸颊与唇

辗转摩挲。

  小娟啊啊地颤抖出声。

  小川再也忍不住,飞快地除下松松挂在妹妹的腿上却掩着极密之处的内裤。

  小娟重重地喘了口气,红着脸伸手拉住哥哥。

  小川轻轻挣开,向小娟身侧腰腿相接处吻去。

  小娟倏地夹紧双腿。

  小川挪了挪身子,让颤动的舌尖落在小娟膝盖上侧内缘软玉凝脂般的肌肤上

,回旋盘升。

  老练的小川左手轻轻在妹妹脐下来回抚过,但总堪堪止于芳草地内桃花源边

,右手同时捉住妹妹曲着的右脚细细把玩。

  一阵阵颤栗后,小娟终于轻嗯了几声,微微张开了双腿。

  小川强忍着难受的阳具的充胀,把鼻、唇、下巴在她的腿根处摩挲了一会儿

  小娟气喘吁吁地扭动,双腿张得更开。

  小川的手指轻轻抚摩微耸的生命之丘,拨弄隐隐泛着光泽的纤柔绻曲毛发。

  突地把脸埋向那已隐隐可见的桃花津渡、生之泉源……

  他发现小娟的桃花源里丝毫没有令人不快的气味,更仿佛散放着那小川熟悉

的幽香……

  小川由衷喜悦地让唇舌尽情品赏妹妹那沾露欲滴的幽兰,身心被极度的欢喜

与滚烫的血液充胀得像要炸开。

  心里想着:若是乱伦是罪恶,那即使要爲此时此刻而生,爲此情此景而死也

是甘心愿意!

  小娟将左腿盘上哥哥的肩膀,右脚在哥哥腰臀之间摩挲,双手温柔地抚着哥

哥的头发,随着小川舌尖的轻重缓急扭动着,发出不由自主的咿唔声。

  小川欢欣地鑒赏着小娟含苞凝露、生香软玉般盛开的桃花源,引着曼妙柔软

的花瓣花蕊渐趋潮润火烫……

  小川再也忍不住了,他迅速的把身上的衣物脱光,只剩一条内裤,俯在妹妹

的身上疯狂的吻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他的阴茎隔着内裤在妹妹那浑圆柔嫩的大腿上来回的摩擦,原本早已硬挺得

它更是涨得难以忍受。

  他开始用力的吸吮着妹妹的乳头。

  小娟似乎也疯狂了起来,只一个劲的轻呼着:“哥,哥……”

  “哥,你好……我……有点怕……”

  跟着,她原本略显红晕的脸上更增一层娇羞。

  “小娟,你真的开始我们的乱伦之爱了,你怕吗?”

  小川在说时特意加重了乱伦两个字。

  “不,我爱哥哥!此心上天可鑒!我不怕。”

  他再度将妹妹的手引导到他的玉茎上,隔着内裤教她来回的揉弄。

  小娟的手掌柔嫩而温热,他只感觉到阴茎内的血液快要破体而出。

  小娟似乎感觉到她手中强烈的变化,睁开眼睛偷偷瞄了哥哥内裤里紧绷的宝

贝一眼,又紧紧闭上眼睛,只是用力的爲哥哥揉弄。

  “哥,你好硬,好烫!”

  “那是因爲我的亲爱的妹妹太有魅力了呀!”

  “我觉得心里好痒,好奇怪,说不出来,我全身都怪怪的。”

  小川俯身轻轻吻着妹妹,一路由乳房,肚脐,小腹,再次来到她大腿根那个

神秘的交会处。

  将妹妹紧紧夹住的双腿打开,粉红色的幽径已有搀搀的水流,而深闭的宫门

散发出一股热气。

  小川忍不住将嘴凑了上去,小娟不安的扭动着身体。

  “啊……哥,好奇怪的感觉……”

  小川的手指开门扉,仔细欣赏眼前的是人世间最美的画面,那是少女最娇嫩

、最神秘、仅仅曾被自己一个人触摸过的所在(如果妹妹自己不算的话)!

  他伸出舌头轻轻缓缓的来回舔着。

  “啊………”

  忽然小娟失声叫了出来,臀部往上擡起激烈的扭动着,两条光滑的大腿紧紧

夹住哥哥的脖子。

  小川擡头向前看去,妹妹微张双唇,鼻孔一张一合剧烈的喘息着,白嫩的双

乳也随着起伏的胸腔抖动,形成一波波的浪潮。

  “小娟……”

  小川在心里赞歎了一声:妹妹的皮肤是如此的晶莹剔透线条是如此完美,全

身上下没有丝毫多出来的脂肪。

  那属于青春少女独有的体质在诱惑力上绝对不输成熟美丽的母亲!

  小川顺势把妹妹的两条大腿分开推向妹妹的胸前,让妹妹身上最隐秘的所在

完完全全的暴露在自己的眼前。

  小娟心领神会的拉住了自己的双腿,屁股完全擡离了床铺,萦萦的碧草在哥

哥的呼吸下微微的飘摇,神秘的门扉却仍然关得紧紧的,只现出一道沁满晶莹露

珠的红线……

  小娟在哥哥的目光下显得分外的娇羞:“阿哥,嗯……不要吗……这个样子

,人家难爲情死了……”

  小川微笑着移动身子,将妹妹的两条大腿抱在臂弯,人压在妹妹的胸前。

  他直挺挺硬梆梆的玉茎拖在小娟处女娇嫩敏感的花瓣上,轻轻的来回上下摩

擦,嘴里一边吻着妹妹香嫩的小嘴,一边坏坏的问道:“小娟,欢喜阿哥吗?”

  小娟被哥哥挑逗得星眸迷离,气喘吁吁的说:“……啊,当然……当然喜欢

哥哥……啊,阿哥,我……我好难过啊……”

  小川舔了舔妹妹敏感的耳垂,在妹妹的耳边用他那充满磁性的声音道:“小

娟,如果阿哥要你做更加难爲情的事,你做吗?”

  “做的……只要是阿哥你讲的,阿妹我……阿哥,人家讲不下去了……”

  小娟羞得连眼睛都紧紧闭上,但仍然舍不得似的在哥哥充满魔力的嘴唇上嘬

了一口。

  “把阿哥的内裤脱掉。”

  “坏阿哥,叫阿妹做这麽骚的事……要阿妹帮阿哥脱裤子……”

  话虽这麽说,但小娟的手仍然听话的移到哥哥的屁股上褪下哥哥的内裤。

  “握住我的……哥哥的阳具。”

  小川再次命令道。

  “阿哥……你又粗了……我好怕……”

  “阿妹,把穴扒开……”

  “阿哥,轻一点,好吗?”

  小娟紧闭的眼帘不住的颤动,面对人生的第一次紧张万分,但还是听话的分

开自己的嫩蕾。

  “小娟……不要怕,阿哥最喜欢我的小妹妹了。不会让你痛的。”

  小川轻轻在妹妹的耳边吹着气,就要攻陷她的最后一道防线。

  “啊!痛!”

  小川的阳具才刚进去一点,小娟就皱着眉头,全身肌肉紧绷了起来。

  小川赶忙停住,让妹妹有喘息的时间。

  他吻着妹妹的眉间、耳垂、双唇,双手缓缓的在她双乳上,大腿内侧来回摩

挲着。

  隔了一会儿,小娟缓缓舒了口气,全身也放松下来,她主动的吻着哥哥说:

“没关系了,我可以………”

  小川温柔的吸着妹妹小蛇似的舌头,轻轻柔柔的继续向前挺进。

  “啊……”

  小娟还是忍不住哼了出来,但却已不再阻止哥哥阳具挺进的动作。

  终于,阳具一分一分的进入了小娟的体内。

  小川可以感觉到前方的道路又小又紧,却充满的温热湿润的感觉,一道道的

绉褶温柔的刮过他的龟头。

  进到里面之后,他稍微停了下来,一方面让小娟习惯这种感觉,一方面也好

好感受这被紧紧包围的感觉。

  “我…我觉得好涨,我知道了,刚刚觉得好空虚好空虚,现在好充实,这种

感觉……好好…”

  小娟也不理会哥哥的反应,自顾自的呢喃了起来。

  于是小川开始在妹妹紧窄的花房内抽动起来。

  他试图让每一下都轻柔而缓慢,深怕太快了小娟会承受不了。

  “啊……啊……”

  刚开始小娟一直是紧闭着双唇,渐渐的小娟又开始哼出声音来。

  于是小川让动作稍微加快加深。

  忽然小娟主动的搂着哥哥的腰,张开嘴来却发不出声音,原本深情望着哥哥

的目光也开始涣散失神。

  然后,小娟里面开始蠕动起来,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而慌乱。

  “妹妹的阴道真紧!”

  小川一边抽动一边在心里赞道。

  但随之又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在心中激蕩:“这是我亲妹妹的穴!我在戳我嫡

嫡亲亲的妹妹的穴!世界上有几个男人有这样的幸运,可以操自己亲妹妹的穴呢

?”

  他不禁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在他呼哧呼哧的抽动中,小娟也不停的开始发出一些毫无意义的低吟:“啊

……好哥哥,亲阿哥……啊……呵……好舒服……亲哥哥快……快戳妹妹的……

穴……啊啊!啊……我们是一……一个穴里……穴里出……啊啊……来的……让

妹妹……开心吧…亲爱的……哥哥……”

  “是啊!我们都是从一个妈妈的穴里钻出来的!我们不相爱,谁有资格相爱

?还有比一个穴里生出来的鸡巴,插到同一个穴里生出来的穴里,更合适的组合

吗?”

  小川忘情的插着亲妹妹小娟的穴。

  他不住的在心里问着自己,在这乱伦的快感中感受到比插自己过去的其他女

人更刺激的快乐!

  当他的快感在妹妹穴里那种一张一缩的力量,和脑海里不住翻动的乱伦念头

的一波接一波的刺激下,很快的攀升到最高点。

  突然,在他混乱的脑海中又一个更新的念头涌了上来:“不!不光是一个穴

里生出来的鸡巴,插到同一个穴里生出来的穴最合适!也许还有,还有就是把鸡

巴插进生他出来的穴里,和他生出来的穴里也都合适!!!”

  终于,小川轻吼一声:“阿妹,让我们一起快活死吧!”

  吐出一口长气,随着一股股激流射入妹妹的深处,他的身子俯卧在小娟身上

,持续感受着她那无法自制的收放。

  小娟缓缓的闭上眼睛,气息也缓和下来。

  小川离开小娟身上,侧躺在她的身边,温柔的吻着妹妹,抚摸着她随着呼吸

起伏的乳房。

  渐渐的,两人都沈入深深的梦里………

  “咚咚,小川,小娟!姆妈把夜饭放到你们门口了。拿的时候小心点。”

  妈妈的声音惊醒了交股而眠的兄妹。

  “哎呀,姆妈大概发现了。”

  小娟吓得直往哥哥的怀里钻。

  “这怎麽办?”

  “我们是真心相爱,妈妈不会怪罪的。”

  “咦──”小娟从哥哥从容的表情上似乎发现了什麽“阿哥,你怎麽这麽笃

定?是不是已经跟姆妈……”

  “瞎说。姆妈怎麽会呢!”

  小川的脸有点红了。

  “不是?那麽你的面孔红什麽?”

  小娟贼忒嘻嘻的笑道。

  小川立刻反攻爲主:“怎麽,你吃姆妈的醋?”

  “嘻嘻,我巴不得你跟妈妈做……我们刚才做的事呢。”

  小川一把从妹妹的屁股后面掏进湿淋淋的穴里:“做什麽?明讲,不许含含

糊糊。”

  “人家不好意思吗。”

  “好意思做,不好意思讲?”

  “哎呀,阿哥!你又欺负我!刚才还欺负得人家不够啊?”

  小川揉搓着妹妹的两个屁股蛋子,嬉皮笑脸的说:“好,阿哥先帮你说两个

。听着,用科学的名词说,是性交;用文学话来说,是作爱;用古典名词说,是

云雨;那用通俗的话说是什麽?”

  “讲得出口的都被你说光了。剩下的是最难听的让我说!哼!”

  “好,阿哥来说。不过你要跟着说。戳穴!阿哥戳妹妹的穴。”

  “难听死了。戳穴……这麽粗俗,讲作爱多好?制作爱情,多浪漫呐。”

  “再浪漫,爱情也要靠男人的鸡巴戳进女人的穴里来制造。”

  嬉笑了两句,小川光着身子跳下床,走到门口,打开门。

  门外的地板上放着一只托盘,托盘上是四菜一汤和一瓶“沈永和”的花雕酒

  端起托盘时,小川发现对面前厢房的门里人影晃了一下。

  他愣了一下,不动声色的回到房里。

  “哎呀,开洋三丝,粉蒸狮子头,梅干菜扣肉,韭芽炒蛋。都是我喜欢吃的

。姆妈真好!”

  小娟开心的跳了起来。

  小川把菜放到梳妆台上,拍拍妹妹光光的屁股:“还有鹌鹑炖汤,给你补补

的。还不穿衣服,光着衣服吃饭吗?”

  小娟吐吐舌头,连忙从五斗橱里拉出一件真丝睡袍,一面扎着腰带一面说:

“我这里反正拉着窗帘,外面又看不见。怕啥?!”

  “你不怕,我怕。”

  小川拉来凳子。

  “你怕啥?嘻嘻,让你眼睛吃冰淇淋还不好?”

  小川一把把妹妹搂到怀里坐下:“我是怕眼睛受不了,再拉我妹妹戳一顿穴

,好菜好汤就冷了。”

  小娟用嘴接过哥哥夹过来的一筷子菜,嚼着说:“阿哥,你怎麽老说这麽下

流的话。”

  小川含了一口黄酒,嘴对嘴的度到妹妹的嘴里,然后说:“吃好夜饭,我们

兄妹俩再做一晚上的下流事,好吗?”

  夜深了,小娟慵懒的坐在哥哥的怀里。

  方才饭后接连又是两番鏖战,满足后的少女浑身充满了幸福感。

  一轮明月从气窗上照了进来,照在兄妹两人赤裸裸的身上。

  小娟忽然抚着哥哥的胸膛,问到:“阿哥,你还记得,那首你教过我唱的歌

《交换》吗?”

  “记得。怎麽了。”

  小川爱怜的玩弄着妹妹雪白细嫩的屁股。

  “我们一起唱,好吗?”

  “深更半夜的唱歌,不怕人家说你是夜半歌声里的宋丹萍?”

  “我们轻轻的唱,不会吵到别人的。好吗,阿哥,答应我吗?!”

  妹妹在哥哥身上扭动着身子撒娇起来。

  小川已经在妹妹的穴里射过三次精了,早已筋疲力尽,但架不住妹妹的骚嗲

,只好答应:“好好,真作头势。好阿哥起头,一起轻轻的唱:

          月儿──照在屋檐上──

          人儿──坐哥怀里厢

          哥──教我情

          哥──教我爱

          我──报答哥的是欢畅──

          若论作爱,是哥最强

          爱得妹儿心里唱

          哥的怜爱,妹用身来偿

          这样的交换可相当?

          这样的交换──兄妹都欢畅──”

  唱完,兄妹俩相视而笑。

  小娟嗲嗲的握住了哥哥的阳具:“阿哥下头,阿妹我来唱,你听好:

          月儿──照在屋檐上──

          人儿──坐哥怀里厢

          哥──教我情

          哥──教我爱

          我──报答哥的是欢畅──

          若论作爱,是哥最强

          爱得妹儿心里唱

          哥的怜爱,妹用身来偿

          这样的交换可相当?

          这样的交换──兄妹都欢畅──”

  小川陶醉在妹妹美妙的歌声里。

  他把手指插进妹妹的穴里,等小娟唱完就边用手指在妹妹的穴里抽插着,边

接了下去:

         “月儿──照在窗棂上──

          妹儿──坐哥大鸟上

          哥──玩妹臀

          哥──摸妹奶

          妹──只用穴──来歌唱──

          若论鸡巴,是哥的最强

          妹的穴儿美得爽

          哥鸟操来,妹用穴来当

          兄妹的交欢可真爽

          兄妹的快乐──永生永难忘──”

  “哎呀,难听死了。这麽难爲情的歌你也唱得出口!”

  “做得出,就唱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