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我上班已经好几年了,一般是和一个离我家很近的大姐一起走,我们在一个单位,大姐身材高窕,苗条而不失风韵,容貌端庄,美豔而不失清秀,肌肤润白,华美而不失细腻,双乳丰满,性感而不失清醇,双腿修长,纤美而不失韵味,尤其那双美足,玲珑剔透,脂白雪嫩,只想捧于双手间仔细把玩。可惜,那都是心中所想,最多言语中流露爱幕,可到了去年8月末,时事真的有了转变。

那天,在一起上班的路上,大姐眼神迷茫,心有所思。我不知何故。

“姐,你怎麽了,想什麽呢?”

“哎!我……”大姐欲言又止,神情颓唐。

“说说,也许我可以帮你。”我仔细观察大姐的眼神。

大姐将头转向一边,白皙的脖颈影入我的眼中,良久纔转回,低着头,眼帘下垂,喃喃地说:

“我离婚了!”神情颓唐变得激愤起来。

“怎麽会呢?你们关系不是很好吗?”我见过她和她高大魁梧的丈夫出双入对。

“是他父母硬要分开我们,在我们之间挑拨离间!”大姐欲哭无泪。

“他们怎麽能这样呢?”我口中虽这麽说,心中却掠过一丝窃喜。

“他们见我年纪大了,说要给他找一个大姑娘!”

“他不应该这样,你一样很美丽!”我直盯着她的双眼。

大姐脸一红,随即又迷茫起来……

又是一个豔阳天,我早早就出来等着大姐,不一会,大姐亮丽的身影就出现在我的身旁。

“你早来了。”大姐灿烂的笑容映着朝阳。

“姐,你也好早啊!”我欣赏着她的笑容。

我们慢慢的走着。

“姐,你以后有什麽打算?”我试探着问。

“……我不打算结婚了!”他坚定的说。

“你还很年轻,不到40吗?”我不解。

“不想了!”大姐眼中流着绝望的神情。

“女人没有男人是不行的,不单是需要,而且易患妇科疾病!”

大姐一阵沈思:“不应该吧”

“这是经过科学论证的!”我坚定的说。

“啊,那怎麽办吶。”哈!大姐在试探我!

“有我啊!”我深情注视着大姐。

“不好吧!”大姐脸一红,便低下了头。

“怎麽不好吶,你现在独身,我没有女朋友,是正好啊!”

大姐脸更红了。

“坦白讲!大姐!因爲你长得太动人了,我一直爱幕着你吶!”

“那,那,那就……”大姐脸如桃红。

“那就今晚吧!”

大姐默许的点了一下头,更美豔动人了。

时间过得可真慢,好不容易到了下班时间,我如脱兔一般沖了出去,和大姐一起去她家。一进大姐家,我就从后面抱住大姐,双手从背后摸到前胸,握住丰满圆润的大乳房,又摸又揉,再将头伸过去,吻着她的脖颈,耳唇,红唇,和她的小舌吸吮着,翻转着。

“啊,好弟弟,我们上床吧!”

我和大姐和衣上床,开始解她的衣服,露出黑色透明的乳罩,再把乳罩的钮扣解开,一双大乳房便挣脱出来。我含着一只乳房吸吮着,一只手按摸着另一只乳房。

“啊…好舒服,使劲咬…使劲按…”大姐兴奋起来。

我一手摸揉着大乳房,一手插入三角裤内,摸揉她的阴毛及大阴唇,用嘴含着一颗乳头猛吮猛咬。手在大阴唇上来回摩擦着,大阴唇越来越热,蒸发着热气,一会,一股爱液便夺门而出。

“啊…好热…好痒…不要啊…快啊…”

玩弄了一阵之后,把她的裙子脱了下来,啊,又是性感的黑色透明内裤,外面罩着裤袜,但神秘之处隐约可见,太迷人了!我将头探至大腿跟部,张口吸吮添食起来,啊,一股迷人的95气迎面扑来,这是成熟女人的气味啊!真愿永远吸食!

“啊…哎呀…你要弄死我了!哎呀…”

她此时春心蕩漾,全身发抖,边撒娇边浪叫,我去除了她的裤袜,一双秀腿呈现出来,再去除了她的内裤,整个阴部暴漏出来,她的阴毛清稀,阴阜饱满,肉缝若隐若现,红仆仆的好象少女似的一样,肉缝上湿淋淋的挂满爱液,两片小阴唇,一张一合的在动着,就像小嘴一样,真是太美太诱人了。我先用嘴唇先到那洞口亲吻一番,那是大姐的第二张嘴啊,我深情地亲吻着,再用舌尖舐吸她的大小阴唇,小阴毛刺得我痒痒的,然后钻着姐姐的尿道口,虽然骚味骤起,但那是姐姐的生理精华,与我的截然不同,然后再用舌尖伸了进去舐刷一阵,舔到气泡丛生,然后再用牙齿轻咬她的阴核,那是少女般不经时世的阴核,可歎她的前夫不知珍惜,这是名器啊!